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403838.com > 正文

廖凡:每个人书架上都有几本怎么也读不完的书

更新时间:2021-09-14

  演员廖凡又要站在话剧舞台上了,这次让他心动的角色是个魔鬼,而且是戏剧史上赫赫有名的“魔鬼”墨菲斯特。

  《浮士德》里的“魔鬼”一角,让许多演员望而生畏,也让很多实力派演员求之不得,而廖凡更是想都没想过。

  况且这次的导演是图米纳斯,这个刚刚在上海和北京掀起过《叶甫盖尼·奥涅金》狂潮的人。

  凭借《叶甫盖尼·奥涅金》《钦差大臣》《假面舞会》等大戏,立陶宛戏剧大师里马斯·图米纳斯,在中国戏剧圈引起了轰动。

  这次,他宣布这部《浮士德》由廖凡来演,而与廖凡上演对手戏的浮士德,是拿过“梅花奖”的《商鞅》男主角尹铸胜。

  据悉,歌德写《浮士德》花了64年,图米纳斯想把《浮士德》搬上舞台,筹备了10年。

  在《浮士德》的故事中,满腹经纶、却总觉得学而无用的大学士浮士德,在暮年用灵魂与“魔鬼”墨菲斯特进行交易,换取现世的荣华与享乐。而在追求受重创后,浮士德最终从“恶”的经验中脱胎换骨,转而舍弃一己之私,投身于为人类造福的事业。

  对戏剧来说,演员尤其重要。《浮士德》虽然是200多年前写的剧本,但浮士德是一个现代的人。

  这对廖凡来说,并不轻松,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,他演过话剧,但更多地是拍电影。

  无论是拿下柏林影帝的《白日焰火》,还是贾樟柯的《江湖儿女》,再加上今年年底的电影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、电视剧《沉默的真相》,廖凡确实久疏于舞台了。

  “每个人书架上都有那么几本放了很久,怎么也读不完的书,我也有那么一本书,叫《浮士德》。看了几章后,我心里想,下回我一定要把它看完,但总是看不完。我有个朋友叫张一白,跟我放风,有人要排《浮士德》了。我说,是那本我还没看完的书吗?当我知道是图米纳斯来导演,我非常兴奋。这次,我终于可以如愿和《浮士德》谈一场恋爱了。”

  廖凡笑道,“我也终于能把这本书读完了。在《浮士德》的发布会上,廖凡说。“这是个喜剧,可我从来没这么想过,可能要活到他这个岁数,我才会有这个感受,过几年我还会去读它。”这个诠释是导演跟演员说的,着实让人意外。但更多的人,将廖凡怎样回归舞台,作为这个戏的一大看点。

  从上戏毕业以后,他曾因为长相老成,常常被误以为是“上一辈”演员。很长时间,他住在北京一个胡同里,困顿时接不到一个本子,沉默寡言的性格更使他成为旁人眼中的“异类”。

  当时,他们班的李冰冰、任泉已经崭露头角了,但廖凡还籍籍无名,更要命的是,这种状态像是一直会持续下去。

  廖凡安静,却是个非常认真的人。在大学时,他的表演成绩一直领先,在别的同学出去拍广告见导演的时候,他总是默默研究剧本,在“交作业”时,不声不响的廖凡,往往能交出不同凡响的片段。

  或许正因在话剧舞台的多年修炼,廖凡早熟的外表下多了一分文艺范儿,孟京辉曾赞美称:

  他的身上有一种很消瘦的诗意……他身上羞涩的东西和爆发的东西是合二为一的,他的激情在得到控制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美感,这种美感会萦绕在剧场上空,让你处处都感到他的热力,但又不失冷静。

  在那段时间,廖凡演了《生逢其时》《思凡》《死无葬身之地》《我听见了爱》《恋爱的犀牛》《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观念》《半生缘》 (多媒体音乐话剧)。

  正如大多数早期埋头在话剧舞台沉淀的演员一样,当机会到来就稳稳地抓住,廖凡在影视圈的开始,是与李亚鹏、徐静蕾一起出演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。这可以说是中国当年的第一部青春偶像剧。

  再后来是《绿帽子》《好奇害死猫》和《集结号》,尽管廖凡在这些电影中均表现不俗,但作为配角,这时的廖凡在观众的记忆中还处于一闪而过的印象。

  2008年,廖凡凭借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入围第45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。在这部根据王朔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里扮演一位“坏到极致、混到极致”的皮条客。

  还没等观众回味完这入骨的“坏”劲儿,一年后电视剧《生死线》剧组又找上了他,请他饰演心思细腻、温文尔雅的女子高中教师,角色反差180度。

  为了演好这个看似不该属于自己的“好人”角色,模拟出遭受严刑拷打后的精神状态,廖凡坚持不睡觉,把自己情绪放置在崩溃的边缘,也让自己写满匪气的脸上更多的露出一丝孱弱和无力的书生气。

  或许是廖凡身上的气质过于独特,让同样“江湖气”十足的姜文看上了眼。在《让子弹飞》中,“匪气”“忠诚”“狡猾”与廖凡的形象十分贴合,张麻子夜闯碉楼,老三通风报信后示意兄弟们撤退的桥段,就很有记忆点:

  在电影《邪不压正》中,廖凡饰演了“恶贯满盈”的奸佞朱潜龙,一个弑师忘恩,精于算计的小人。

  与姜文对戏的桥段中,前脸儿还跟唱双簧似地插科打诨,逗得观众笑不拢嘴,后脸儿一提到死对头,额头上的青筋说暴就暴,情绪切换的速度快到惊人。

  尤其是这个歪脑袋的动作,换别人是在“卖萌”,换成廖凡,就成了一个练过武的恶人在变相发狠,而且狠极了。

  在六国饭店的一场群戏里,朱潜龙被老婆当众赏了几个耳光,却隐忍着称“这几下把我给扇醒了”,缓解了场上剑拔弩张的气氛;被人“忽悠”是朱元璋的后代时,他瞬间摆出了和“祖宗”一模一样的倭瓜脸。

  “又萌又坏”之后,廖凡在《江湖儿女》中又扮演了一位“又凶又柔”的复杂角色——斌哥。

  作为能呼风唤雨的“地头蛇”,斌哥在起初是“义气”的代名词,为师兄弟拼死相护,对仇家一言不合就“干”,真正“人狠话不多”的江湖人。

  然而十八年后风云变幻、物是人非,出狱后的大哥目光仍旧犀利,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霸气。

  比起一部戏里一人分饰两角对演技的挑战,这种演出角色历经沧桑后的心境变化,同样需要深厚的表演功底。

  桂纶镁与廖凡合作《白日焰火》后也说:“直到现在,我也不确定自己认识的到底是张自力,还是廖凡。”

  “平淡中暗藏机锋”是对廖凡表演的一种概括,其《白日焰火》中廖凡独舞的长镜头,是他教科书般演技的代表,也是他最打动柏林评委的时刻。在这个片段中,廖凡饰演的落魄警察默默无语走入舞池,跟随自己节拍,投入地开始舞蹈,而这乱舞又毫无章法,带着人物的压抑让人心慌。这是整部电影的点睛之笔,也是属于演员廖凡的高光时刻。

  2014年,廖凡凭借《白日焰火》获封柏林电影节影帝,成为史上第一位获得银熊奖的华人。

  对于得奖,廖凡的态度是“这有什么好说的”;对于拍戏受伤,他指着肩膀轻描淡写“里面打了12根钢钉”;对于从零基础修行成《师父》里的武林高手,他只说了句“确实辛苦”。

  就像那个《一半海水 一半火焰》里王耀说的,“出来混,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是,你是为生活所迫,而我是爱干这一行”,一句台词恰恰影射了廖凡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。

  这些年来,越来越多的明星去出演话剧,美其名曰“充电”。而舞台对于廖凡来说,既是他当年出发的地方,也是他爱的这一行。

 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,这个戏剧史上最难演的“魔鬼”墨菲斯特,会是廖凡演艺生涯的重要时刻,也是喜爱他的观众全面认识这位演技派的重要时刻。168图库助手